农历文学网 > 鱼跃龙门 >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太糊涂了
整个惠民小区外,全都是汽油味,铺天盖地的,站在一公里外都能嗅到。

"老大,这都点了,可能会炸。"

张牧一听这话,明显不高兴了,说:"你的意思是,油还不够多,还不能确定是吧?"

随后。张牧又放了一些油出来。

刺猬一阵无语,没拦着张牧,心说谁叫你牛逼呢。

放油的过程,持续了半来个小时。这期间,偶尔有人从附近路过,嗅到了味道立马就跑了。但没人敢报警。

惠民小区是段公子的地盘,这里经常出了事却没人敢报警。上次,段公子喝了酒带着一个刚从卫校毕业的实习小护士来工地上,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。

老远就能听到,小护士凄惨的声音。

不一会儿。又去了几个公子哥,都是男的。

声音很凄惨,刚开始似乎还是正常的,后来听得人头皮发麻。这件事,后来到是有人报警了。

可再后来,段公子也是相安无事。一来卫校的小毕业生没有什么背景,段公子给了八万块钱就解决了。二来,那晚上小护士似乎是主动找段公子的,不知道为啥事,反正她不敢和段公子杠上。

后来。小护士不了了之,好像是因为和办公室上级关系不正当被开除了。

再后来,段公子也带过不少的人来工地上。

有过女明星,超模,主持人……大家都发现了一个规律。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,不管漂亮不漂亮,只要在苏省抛头露脸的几率高,出现在工地上的几率就高。

这一块地出的事,后来没人敢管了。

走路都要避开点走。

……

海鸥会所,帝王包间里。

这个包间,从海鸥开业至今,一直没换过人,都是段公子的。此时,段公子身前两个女人妖娆到了极致,不停的转悠着自己的身体,脸色很不好。

按理说,她们这样的女人能被段公子看上,是她们的荣幸。段公子在苏省,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富家公子哥,他看上的女人都应该很高兴才对。

但这几个女人,没敢高兴。

她们很清楚,段公子玩过的女人是什么下场。

"麻痹,真没劲。还是去旁边的高中,找一个吧。"段公子拿出手机,发了一条消息,大概意思就是问他在学校里盯梢的人,给他选好了没。

电话那头说:"盯好了,三班的班花,还不错。嫩嫩的,身材也还可以。平时穿得很朴素,家里也穷,据说上学的钱都是她爹卖血资助的。"

"算你小子,眼光不错。"段公子满意的笑了笑。

穿上衣服,就准备出门。

这还没出去,他身边的女人已经开始瑟瑟发抖。段公子看不上她们,这说明她们的下场,将会无比的惨。

只是,段公子刚没走。门口突然来了人。

"少爷,出事了啊。"

门口来的人很慌张,可刚走到段公子跟前,'啪'的一巴掌甩了上去。

"麻痹的,没看到老子是休息时间?什么事,能比老子休息还要重要?"段公子说完,又提起来了手中的酒,直接泼在了那人脸上。

吼道:"滚!打扰老子雅兴是不是?你是觉得,你家里的女人需要问候了?"

面前来的人浑身一颤,他只是想来给段少汇报一下情况。

这差事,真不好做。

站在段少这边也不是,不站在这边,也不是。

"少爷,惠民小区出事了。"来的人没走,被骂了一顿成狗样,还是只有说。否则,这事要出了,他没准就是掉脑袋的事。

段公子一听惠民小区,笑了。

房间里,段公子的其他人。也笑了。

"麻痹,你在说什么?"段公子笑得不行,说:"惠民小区,你能编点其他像样点的吗?"

"哈哈……是啊,哪里出事。惠民小区都不会出事。"

"你不知道,段哥敢把上千万的机械都放在惠民小区里,就是因为那里不会出事?"另外一个小弟也跟着嘲讽了起来。

来传话的人进退两难,这事他也不敢相信。但事情已经发生了,惠民小区周围都能闻到汽油味。这是事实。

"要不,咱们去看看?要是没出事,我们今晚也得搞点事情出来。"段公子邪魅的笑了笑,拍拍他跟前的人,说:"最好是出事了,不然的话,你家里的人可以出事。"

随后,又给刚才打电话去的人打过去,说他晚点去会去,那个女娃儿给他盯紧一点,最近学校里不能让任何一个男生靠近丁点。

要找干净的,就必须绝对的干净。

不一会儿,段公子的黑色牧马人就到了惠民小区门口。

"麻痹哦,少爷,真的有汽油味。"

"草了。哪个傻逼干的?"段公子的人下了车,急忙冲着惠民小区赶了过去。

刚到门口,里面'轰'的一声,已经炸了。

惠民小区的拆迁房里,那些车直接燃了起来,跟本扑不灭。漆黑的夜空里,忽然多了无数的星星点点,将整个夜空,照得透亮。

"麻痹,谁啊!"段公子的人跺跺脚。

在门口,并没有见到张牧。

不是张牧跑了,而是张牧在点火之后,收到了一个消息。

消息是关于华家的,就连新闻都报道了,华建业在回到华家之后,因为查不清楚碧水集团的账务,选择了跳楼自杀。

而华家的二子华建军,连夜接到了上面的通告。是上任的通告,按理说这个时候接到通告的华建军,应该是功成名就。他的忍辱负重。得到了回报。

可谁都没想到的是,华建军在去上任的途中,竟然被暗杀了。

华家三子,死了俩。

整个华家,都在颤抖。

甚至苏省都密切关注这件事,当晚就有不少的人物去了华家,安抚华家。

"华建业死了?"张牧坐在去碧水集团的车上,真的想不到。

"说是华建业怕事情查到他头上。"刺猬点点头,今晚放的火,明天一定会出事。

要摆平段公子并不简单。因为他们不知道段公子背后的势力。

谁知道,这时候又冒出来了一件事。

"华建业是自杀的?"张牧刷了刷新闻,越发不相信。

"报道上说,华建业是从碧水集团跳下来的。但我觉得,是有人想让华建业死。在国外,敢开钱庄的人真的了不得。能洗钱的人,至少是有军事力量的,甚至可以和一些小国家对抗。

不过,我们苏省和华夏都比较安全,他们的魔爪伸不进来。

但要杀一个华建业,还是简单。"刺猬说道。

到了碧水集团楼下,不少人已经围观上了。

在周围,还有人拉着横幅,不过大多数都是一些民众,横幅上和他们呐喊的内容一致,这样更显眼。大多数的人,都在吼道:"还钱……碧水集团还钱!"

"查清楚我们的捐款用途!"

碧水集团虽然是一个洗钱的公司,但为了正面形象,他们也经常发起一些社会的募捐。这时候敢站出来问碧水集团要钱的。多半都是真正捐款的。

通过碧水集团洗钱的人,巴不得这次事情不受到任何的关注。

但毫无疑问,不管是闹事,还是跳楼,对这件事都只有升温的效果。

张牧刚下车。后面来了一辆警车。

张牧一看,是赵贤中。

赵贤中走得很着急,走到张牧跟前,才着急的说道:"张牧,我总算找到你了。"

赵贤中是慕老的弟子,帮过张牧几次,两人关系现在不错。

"老赵,华建业不会傻到跳楼的。"张牧一语破的,华建业绝对是他杀。

"这不是废话吗?你这会清醒了?"赵贤中冲张牧翻了一个白眼,说:"寄东西给警局的时候,你怎么不清醒?

这事,老师都保不了你啊!

你太糊涂了。"